停止履约,巴勒斯坦的无奈选择

停止履约,巴勒斯坦的无奈选择

  新华社北京5月20日电(国际观察)停止履约,巴勒斯坦的无奈选择

  新华社记者

  巴勒斯坦总统阿巴斯19日深夜宣布,从即日起,巴勒斯坦停止履行与美国和以色列达成的所有协议,以及基于这些协议的所有义务,其中包括安全义务。

  分析人士认为,巴勒斯坦此番表态意在表达对以色列执意推进吞并巴勒斯坦约旦河西岸部分土地计划的强烈不满,但停止履约能否真正执行、收效又会如何则仍有待观察。

  不满以方动作

  19日夜,针对以色列吞并巴勒斯坦被占领土的计划,巴勒斯坦各政治派别领导人举行紧急会议。阿巴斯在会后即做出上述表态。

  引发巴方此次表态的导火索,是以方计划于近期在美国“中东和平新计划”下吞并约旦河西岸部分土地。以色列两大政党利库德集团和蓝白党4月下旬签署联合政府协议,同意从7月1日开始推进吞并约旦河西岸部分地区的计划。利库德集团领导人、以总理内塔尼亚胡随后表示,以方将在未来数月内对约旦河谷和约旦河西岸犹太人定居点行使主权。

  分析人士认为,以方如实施吞并计划将严重损害巴方利益,也意味着目前国际社会力推的巴以和平“两国方案”将被葬送,巴方因此被迫强硬表态。

  曾经多次警告

  事实上,近一段时间以来,巴方已多次对以美侵害巴利益的行为发出停止履约的警告。美国今年1月底公布所谓“中东和平新计划”后,阿巴斯2月初即表示,如果美国强推该计划,巴方将中断与美以安全合作。此后,阿巴斯又多次表示将重新考虑甚至取消与美以达成的所有协议。

  目前巴以间的协议主要是双方于1993年达成的《奥斯陆协议》,其核心原则是“土地换和平”。它被认为是巴以和平进程的里程碑,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就是在该协议基础上成立的。此外,巴方与美以之间还有其他合作,包括巴以安全部队在巴方控制的约旦河西岸地区合作维持当地治安;巴方与美中央情报局共享反恐情报。

  分析人士认为,一旦巴方停止履行“安全义务”,约旦河西岸将出现安全真空。目前被压制的力量——巴勒斯坦伊斯兰抵抗运动(哈马斯)、巴勒斯坦伊斯兰圣战组织(杰哈德)等激进派别可能东山再起,巴以可能再次回到以暴制暴的老路上。

  实际无牌可打

  尽管阿巴斯表态强硬,但分析人士指出,停止履约真正实施起来绝非易事。

  首先,巴以在经贸、安全等领域有较大合作需求。以色列是巴勒斯坦的最大贸易伙伴,有近10万巴勒斯坦人在以务工。在安全领域,巴民族权力机构与以方分享情报,联手对抗哈马斯等组织。自新冠疫情暴发以来,巴以在应对疫情方面也多有合作。

  其次,如果真正停止执行巴以所有协议,就意味着需要解散巴民族权力机构。该选项被视为巴方向以方施压的“最后一张牌”,不到万不得已不会打出。

  此外,巴勒斯坦政治分析人士哈尼·马斯里在社交媒体脸书上表示,阿巴斯最新的“不合作”表态缺乏细节,要真正落实恐怕很困难。

  据一名出席19日晚紧急会议的巴官员说,目前巴方与美以的安全合作仍在继续,阿巴斯虽说打算停止与美以的安全合作,但还没有“关上大门”。

  分析人士认为,面对以方强硬行为,巴方反击手段有限。以方通过修建隔离墙等手段使巴武装人员难以在以色列内部制造袭击;巴方曾多次尝试在国际法庭起诉以色列,但无法给以方造成真正压力;而巴方依靠的阿拉伯国家中很多与以色列往来密切,它们愿意在多大程度上力挺巴方也难以预测。

  以方或有变数

  虽然巴方对以方的步步进逼没有太好的办法,但从以方看,其对约旦河西岸部分地区的吞并行动是否会真正实施也仍有变数。

  有以色列政治分析人士认为,吞并西岸部分土地是内塔尼亚胡的一张大选牌,近两次大选前他都把这张牌亮了出来,目的是争取右翼和极右翼势力的选票。鉴于目前他已经成功连任,不再需要“冒天下之大不韪”引发国际社会愤怒。此外,针对内塔尼亚胡腐败案的审判将于本月下旬开始,届时他未必还有精力推动吞并计划。

  另有分析认为,以色列政府是否继续推进吞并计划还会受美国总统选举选情影响。民主党总统竞选人拜登曾明确表示反对以色列吞并约旦河西岸部分土地的单边行动。如拜登当选,巴以局势或将有所不同。(参与记者:吕迎旭、熊思浩、刘品然)

(责编:燕勐、杨牧)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500caipiras.net